top of page

宋代筆記 Vol.60 磁州窯集珍:123万美金包场35件臨宇山人珍藏,年輕藏家青睞的審美和價值回歸 - Linyushanren 2018, US1.23m For 35 Cizhou Masterpieces, The Shifting Taste Of Young Collectors.



舉辦一個磁州窯的專場首先是有承上啟下的歷史意義的,對於宋磁收藏來說,假如沒有磁州窯似乎讓整個世界的專業人士信服。畢竟,宋磁、磁器的磁,指向的就是磁州窯的「磁」。在全世界認識宋磁的19世紀末、20世紀初,宋磁收藏基本是中國的的皇家收藏,被放置在圓明園、頤和園和紫禁城中。


恰逢20世紀初鉅鹿古城被發現,大量的磁州窯流向海外,特別歐美和日本。日本的文人、藝術家被充分展示宋代匠人自由灑脫靈魂的藝術品深深吸引,直至今日,對於磁州窯的理解,對於鉅鹿型器物的重視,依然遠遠被低估。當藝術收藏從20世紀初期從歐美收藏家到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開始轉向亞洲收藏,品位的變遷開始從高古器物轉向明清。


近20年,宋代風潮逐漸興起,特別是宋代點茶的重新流行之後,對於宋磁的收藏開始在全面回歸。磁州窯器物重新回到收藏家的視野,特別是年輕收藏家,選擇這個被嚴重低估的品種,重新設立中國收藏品位的風向標似乎已經勢不可擋。


回顧2018年臨宇山人磁州窯專場,全場拍得123萬美元,首先從匯率上已經獲利超過17.7%;另外從其傳承顯赫的來源加持上說,這個價格可塑性很強。重新講好中國古代故事,在數量眾多的磁州窯存世品中重新定位級別、觀看方式,是新一代宋磁收藏家的重要任務和使命⋯




北宋 磁州窯白剔花花瓣紋缽

NORTHERN SONG DYNASTY (960-1127)


成交價 美元 21,250


估價 美元 4,000 – 美元 6,000



北宋 磁州窯黑剔花牡丹紋瓶

NORTHERN SONG (960-1127)


成交價 美元 137,500

估價 美元 60,000 – 美元 80,000


來源:

廣島晃甫 (1889-1951),東京。

壺中居,東京。


出版

《陶話会宋瓷展観図譜》,1929年,編號1。

和泉市久保惣記念美術館,《花の器》,和泉,1994年,62頁,編號101。

壺中居,《宋瓷》,東京,1998年,圖錄編號2。

佳士得,《古韻天成:臨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覽》,香港,2012年,編號49。


展覽

《陶話会宋瓷展》, 1929年。

和泉市久保惣記念美術館,《花の器》,和泉,1994年。

壺中居,《宋瓷》,東京,1998年10月2至4日。

佳士得,《古韻天成:臨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覽》,香港,2012年11月22至27日;紐約,2013年3月15至20日;倫敦,2013年5月10至14日。



此例磁州窯瓶所用之剔花工藝甚爲繁複。工匠先於器身施白色化妝土,待其乾後再罩一層深色化妝土。其後,在深色化妝土上刻出紋樣,剔去紋飾以外的部分,露出其下的白地。紋飾細部亦如是,用尖細工具刻花以顯露下方之白化妝土。最後全器再薄施一層透明釉,進窯燒製作。這種在白色化妝土上罩一層深色化妝土,剔掉部分黑土以形成圖案的工藝,唯有熟諳材質,手藝超群的巧匠方能駕馭。

北宋 磁州窯黑剔花牡丹紋小瓶

NORTHERN SONG DYNASTY (960-1127)


成交價 美元 52,500


估價 美元 15,000 – 美元 18,000

來源

武藤山治 (1867-1934) 珍藏, 東京。


北宋 磁州窯白剔花牡丹紋梅瓶

NORTHERN SONG DYNASTY (960-1127)


成交價 美元 32,500


估價 美元 30,000 – 美元 50,000


來源

壺中居,東京。


出版

壺中居,《宋瓷》,東京,1998年,編號 26。

大阪市立美術館,《白と黑の競演:中国磁州窯系陶器の世界》,大阪,2002年,編號36。

展覽

壺中居,《宋瓷》,東京,1998年10月2至4日。

大阪市立美術館,《白と黑の競演:中国磁州窯系陶器の世界》,2002年10月1日至12月8日。



北宋/金 磁州窯白地黑花牡丹紋小口瓶

NORTHERN SONG-JIN DYNASTY (960-1234)


成交價 美元 75,000


估價 美元 60,000 – 美元 80,000



來源

壺中居,東京。


出版

壺中居,《宋瓷》,東京,1998年,編號25。

佳士得,《古韻天成:臨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覽》,香港,2012年,142-143頁,編號59。


展覽

壺中居,《宋瓷》,東京,1998年10月2至4日。

佳士得,《古韻天成:臨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覽》,香港,2012年11月22至27日;紐約,2013年3月15至20日;倫敦,2013年5月10至14日。


堪薩斯城納爾遜-阿特金斯美術館藏一例與本拍品近似,但帶兩盞牡丹花紋的小口瓶,載於蓑豐與蔣人和著《Freedom of Clay and Brush through Seven Centuries in Northern China: Tz’u-chou Type Wares, 960-1600 A.D.》,印第安納波利斯,1980年,200-1頁。

北宋 攪胎盌

NORTHERN SONG DYNASTY (960-1127)


成交價 美元 5,000


估價 美元 3,000 – 美元 5,000



來源

千秋庭,東京。


出版

千秋庭,《中國美術蒐集》,東京,2006年,編號92。

佳士得,《古韻天成:臨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覽》,香港,2012年,118頁,編號44。


展覽

千秋庭,《創立10周年記念展覽會》,東京,2006年11月22至23日。

佳士得,《古韻天成:臨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覽》,香港,2012年11月22至27日;紐約,2013年3月15至20日;倫敦,2013年5月10至14日。


北宋 磁州窯黑剔花牡丹紋梅瓶

NORTHERN SONG DYNASTY (960-1127)


成交價 美元 100,000


估價 美元 20,000 – 美元 30,000


12 7/8 in. (32.5 cm.) high, Japanese wood box



來源

廣田不孤斎 (1897-1973),東京。


一例與本拍品近似,惟帶牡丹紋裝飾的剔花梅瓶,載於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出版《イセコレクション-世界を魅了した中国陶磁》,日本,2017年,84-5頁,編號26。


一例與本拍品近似,惟帶牡丹紋裝飾的剔花梅瓶,載於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出版《イセコレクション-世界を魅了した中国陶磁》,日本,2017年,84-5頁,編號26。

金 磁州窯黑剔花幾何紋罐

JIN DYNASTY (1115-1234)


成交價 美元 175,000


估價 美元 100,000 – 美元 150,000


7 in. (18 cm.) high, Japanese double wood box inscribed by the renowned scholar Fujio Koyama (1900-1975)


來源

小林一三,大阪。

小山富士夫 (1900-1975),大阪。

千秋庭,東京。


出版

《世界陶磁全集‧10‧宋遼》,東京,1954年,228頁,編號 101。

日本陶磁協會,《宋瓷名品展》,東京,1955年,編號111。

《陶器講座‧中国‧宋》,東京,1971年,編號45。

佳士得,《古韻天成:臨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覽》,香港,2012年,132頁,編號53。


展覽

日本陶磁協會,《宋瓷名品展》,東京,1955年。

佳士得,《古韻天成:臨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覽》,香港,2012年11月22至27日;紐約,2013年3月15至20日;倫敦,2013年5月10至14日。



宋瓷中以定窯、耀州窯、汝窯為代表的各窯口以素雅的單色釉見長,裝飾則以刻花或模印爲主。磁州窯的陶工則另辟蹊徑,以技術創新開創了美學新境界。本件黑剔花幾何紋罐使用了大膽的設計和強烈的對比色彩,堪稱磁州窯美學的典型代表。這種以色彩對比作爲裝飾基礎的方法為後代元(1279-1368)青花的發展奠定了美學基礎。所以,儘管磁州窯並不生産宮廷瓷器,其產品在中國晚期瓷器發展中卻起到了關鍵作用。


在製作本品的過程中,陶工首先在陶輪上制成基本器型,待晾乾后,用一層厚白色化妝土裏外覆蓋器身(除罐底外)。化妝土是由純淨細陶土與水混合而成。待白色化妝土成型晾乾之後,再使用黑色化妝土覆蓋外層器身,再待其晾乾成形。之後,畫師在黑色化妝土刻出紋樣——上為草葉紋,下為粗波浪紋——然後剔去黑化妝土,露出下層的白色底子。由磁州窯創立並且改進,這種被稱爲剔花的裝飾技巧完美的奠定了瓷器雙色設計的基礎;但僅僅過了幾十年,此類費工費力 的技術就讓位于繪製的白地黑花或褐彩工藝。


儘管常被認爲是鋸齒紋,或被描述成垂綫紋或者波浪紋,本品所示之幾何形狀更似蓮瓣尖角。受佛教雕塑中的蓮花座,和公元七至八世紀初唐代銀盌上的浮雕蓮瓣裝飾影響,浙江上林湖越窯陶工使用蓮瓣裝飾碗缽和蓋盒,例如收藏于倫敦大英博物館大維德基金會的晚唐越窯瓷碗,和臨宇山人舊藏五代/北宋早期越窯青釉刻蓮紋鴛鴦鈕圓盒(見紐約佳士得,2016年9月15日,拍品701號)。至北宋時期,定窯陶工使用此類蓮瓣飾帶環繞立件底部作爲邊飾,如華盛頓弗利尔美術館藏之定窯褐彩矮梅瓶(F1959.6)。磁州窯系幾個窯口之作品亦使用了此种裝飾(見J.J. Lally & Co., 《Chinese Ceramics in Black and White》,2010年3月20日至4月10日,紐約,編號30)。堪薩斯城納尔遜阿特金斯美術館所藏磁州窯黑剔花龍紋瓶(35-116)器身下部的邊飾,不論是V形紋還是令器物局部栩栩如生的綫刻卷草紋都表現出與本罐裝飾極爲類似的親緣關係(35-116;見Colin Mackenzie,《Masterworks of Chinese Art: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堪薩斯城,2011年頁64-5,編號18)。創新能力極強的磁州窯陶工敏銳的發現此類紋飾不僅可以用作鑲邊,更進一步巧妙的將其升級為主要紋飾。


磁州窯系囊括了山東、河北、河南、山西、陝西,甚至位于更西部的多個獨立窯口,分佈於中國北方長約幾百英里的弧形地帶上。雖然其具體產地尚不能遽斷,本品極有可能燒自十二世紀的修武窯。修武窯位于現河南鄭州以北80英里(約100公里)処,燒造時間自唐代(公元618-907)延續至明代(1368-1644)。磁州窯產品以施白化妝土,飾刻、劃花或繪畫紋飾為特點,屬於民窯性質,但常以定窯宮廷用瓷為模仿對象。十一世紀至十二世紀初,大部分磁州窯瓷器于白地上剔刻植物紋,或如本品這樣,在白地之上的黑化妝土上剔刻而成;十二世紀至十四世紀,磁州窯瓷器常以白地黑花技法在器物上作畫或題字。游離于皇權監管之外,磁州窯陶工享有官窯所不具備的創作自由;從某方面來説,磁州窯是當時的制瓷實驗室。儘管沒有燒造出白瓷,但磁州窯在青花瓷的發展中起到了非同尋常的作用,甚至影響了景德鎮(位于江西省東北景德鎮)的制瓷業。


1961年東京出版的《世界陶磁全集》中載有一件與本品十分相近的磁州窯瓷罐飾,同樣採用黑剔花技術,飾錢紋,見卷10:宋・遼篇,編號101。《世界陶磁全集》作者定該近似例為十二世紀修武窯燒製。


毛瑞

哈佛大學藝術博物館亞洲部榮譽主任暨佳士得高級顧問

金 磁州窯白地黑花花卉紋梅瓶

JIN DYNASTY (1115-1234)


成交價 美元 13,750


估價 美元 6,000 – 美元 8,000



來源

井上オリエンタルアート,東京。


此類高挑纖長的梅瓶有兩種形制:其一如同本拍品之小唇口,其二則有較長之頸,口部亦較寬。第一類如同本拍品之梅瓶通常帶蕨狀葉紋。蓑豐與蔣人和在《Freedom of Clay and Brush through Seven Centuries in Northern China: Tz’u-chou Type Wares, 960-1600 A.D.》,印第安納波利斯,1980年,160頁中探討磁州梅瓶的兩種器形,並引述第一種唇口器形可能產於禹縣。納爾遜-阿特金斯美術館藏近似一例,載於前述著作161頁。



Coinciding with the discovery of the ancient city of Chulu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20th century, a large number of Cizhou pieces went overseas, especially to Europe, America and Japan. Japanese literati and artists were fascinated by the artworks that fully demonstrated the free-spiritedness of the Song craftsmen, and to this day, the understanding of Cizhou wares and the importance attached to the Julu type wares are still far underestimated. As Chinese art collecting power shifted from European and American collectors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to Asian collectors in the 1970s and 1980s, a change in taste began to shift from early wares to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In the last 20 years, the Song dynasty Collection trend has gradually emerged, especially after the Song dynasty tea ceremony became popular again in mainland China, the collection of Song Cizhou wares began to make a full comeback. Cizhou collection for a long time has been back in the collector's vision, especially young collectors, to choose the previoulsy ignored group, redefinig the autheticy chinese taste seems unstoppable and inevitable.


Looking back to the 2018 Linyushanren Cizhou Special Sale, for a mere 1.23 million U.S. dollars, it seems today like a bargain. First of all, For the exchange rate benefits there has been a profit of more than 17.7%; in addition, at such an underestimated and inexpensive pricing, the potential for margin is sigficiantly higher than other Song Ceramic categories.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