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宋代筆記 vol.56 佛教聖物龍光院曜變天目茶碗为什么特别? - Scared Treasure, the Yohen Tenmoku from the Ryokoin Collection.



世界上只有三件曜変天目作品,它們都是日本的國寶。 這只碗是其中最不顯眼、最神秘的一件。 整體造型十分端正的一隻天目茶碗,圈足的做法也極為考究。


與其他兩只碗相比,圈足寬度更窄,也更精緻。 在光亮透明的黑釉背景上,內表面布滿了大小不一的銀色或黃白色斑紋,猶如夜空中的繁星。



斑紋的輪廓和周圍呈現出光度的變化,以藍色為主,也有紫色、綠色和黃色,這也是國寶曜変天目最大的魅力所在。 這只碗的光色乍一看給人一種低調的感覺,但拿在手中近距離觀察,瞬間呈現出的銀河般的光色所蘊含的靜謐力量讓人欲罷不能。 外壁通體呈網狀穿透,可能是中國福建本地俗稱的「窯膜」,隱約可見夜光色。


它是天王寺屋伝來的名寶之一,屬於津田宗及所持,從宗及為父親而建造的菩提寺堺的大通庵,一直傳到他的次子僧人江月宗玩和尚作為住持的龍光院,至今已有 400 多年的歷史。 這只碗傳遞著江月和尚所繼承的禪宗氣息,與它相遇簡直是「一期一會」, 一生一次的邂逅。(小林)


曜变天目的「曜」


曜,汉语二级字, 读作曜(yào)。基本字义:1、照耀;明亮:“日出有~”;2、日、月、星均称“曜”,日、月、火、水、木、金、土七个星合称“七曜”。


曜 yào [漢字表級]2 [総画数]18   

<書>

1 日光.

2 輝く.

3 <旧>曜.▶現在,「曜日」は“星期xīngqī”“礼拜lǐbài”という.


1、形聲。從日,翟(dí)聲。本義:日光

日出有曜。——《詩經·檜風·羔裘》

又如:光曜;曜煜;曜儀

2、日、月、星都叫曜,日、月和火、水、木、金、土五星合稱七曜。

3、照耀

曜,耀也,光明照耀也。——《釋名·釋天》

揚暉吐火,曜野蔽澤。——王粲《羽獵賦》

又如:曜煜(輝耀);曜儀(閃耀;光輝的儀容)

4、炫耀;顯示

如:曜甲(炫耀武力);曜名(顯耀名聲);曜兵;曜武(炫耀武力);曜威(整飭軍旅,炫耀武力)


龍光院的建立

豐臣秀吉的參謀,名望極高的黑田如水,與他在關原之戰立下顯赫戰功的兒子黑田長政,父子二人一起皈依了大德寺春屋宗園和尚。

黑田如水去世之後,作為他的菩提寺,兒子黑田長政於1604年建立了龍光院來供奉他父親的舍利,並以其父如水的法名「龍光院如水圓清大居士」,取了「龍光院」三個字做為大德寺塔頭的名字。


津田宗及


龍光院在桃山時代是津田宗及*天王寺屋)所有,他的小兒子就是當時的江月宗玩和尚,因為江月宗玩的哥哥「津田宗凡」去世,所以宗玩繼承了父親天王寺屋的遺產,其中就包括赫赫有名的「曜變天目」,並在400年間從未易手。

龍光院的開山雖然是「春屋宗園」和尚,但其因為年事高,實際掌管人是「江月宗玩」和尚(天王寺屋津田家津田宗及之子,豪商)。龍光院的建築是書院風建築的先驅,現在被指定為日本建築的「國寶」。(書院是端莊的,左右對稱;數寄就是不對稱的,是休閒的)。  

龍光院曜變的不同


千宗屋:龍光院收藏了包括曜變天目在內的許多名茶道具和美術品,400年間都沒有間斷(沒有流出)。光憑這一點,這只茶碗就與另外的兩碗有很大的不同。


▲ 大德寺龍光院住持「小堀月浦」手中的龍光院「曜變天目」/ 傳承: 天王寺屋津田宗及 - 江月宗玩(津田宗丸)- 龍光院 

小堀月浦:如果能用這樣的眼光來看,有這樣的視角,那是十分理想的。其他的兩碗都是流轉了各個時代大事件的頂點的傳世寶物,經歷很多,這些當初德川家曾擁有過的,但龍光院的曜變400年間沒有更變過主人

其他兩只曜變天目,自身的特點就是其核心;而龍光院的曜變天目,佛法才是他的內核。就好比說,在龍光院這個大樹上,有一個枝椏是曜變天目,另一個枝椏是國寶茶室密庵席,還有其他枝椏,但所有的枝椏主心骨,都是佛法這只曜變天目,是我們瞭解和通往佛法意義的道具


▲ 大德寺龍光院住持「小堀月浦」與「千宗屋」,在國寶茶室密庵席促膝長談。


曜變天目與佛法


千宗屋:  在日本長期以來把唐物茶碗叫做天目茶碗,是日本特有的稱呼。鐮倉時代在天目山使用黑色的茶碗,就把它帶回國內,從此就被叫為天目茶碗。在中國,則單純是因為他是在建窯燒造的茶碗,所以被叫做建盞。

在日本,天目是做為禪宗寺院的日用器,所以天目的存在跟佛法很難分割。 現在也可以把它僅僅作為鑒賞的對象,但他依然是一個吃茶的道具,在佛前獻茶,然後我們自己也品飲,這是天目本來的作用



小堀月浦:  對,天目茶碗就是一個道具。這只曜變天目,好比是一個挖洞穴的鐵鍬,目的是為了挖洞穴,而鐵鍬只是一個工具,是一個知曉佛法教義的工具。  

聽完千宗屋的介紹,我才知道,這只曜變天目是如此稀有的存在,我曾以為他是上百隻,或者是上千隻當中特別的一個而已。但現在看來,他應該是一山的碗,或者兩座山的茶碗當中難得的存在… 

天目的文化身份


千宗屋:  從茶碗製作的階段開始,直至漂洋過海來到日本,這是一段非常遙遠的歷程。走過山川,運到港口度過海峽來到日本,還要經歷數百年間的地震、戰亂。

只有被十分珍惜的珍藏,才有可能留到今天,並被我們賦予一個中國所沒有的名字 — 天目茶碗,如此說來,這只茶碗雖然誕生在中國,但他的文化國籍則屬於日本,我想這樣說也不過分。 


曜變引發的思考

「當一個人嚴於律己,和自己的信仰面對面的時候,美反而會成為一種累贅,會有這樣的情況嗎?」

小堀月浦: 不論是信仰還是美,都是一樣的。開這次的展覽會,不在乎有多少人來看過這場展覽,而在於有多少人在這些美好的道具前面,感動到落淚。 

真正的主人公,是前來觀賞的人,雖然我們把這些道具稱之為國寶,但真正寶貴難得的,是有了像釋迦牟尼佛開悟時感動的觀眾。  

千宗屋:

最澄曾經說過,

「照亮一隅者,即國寶也」  

小堀月浦: 你能夠注意到這點,我覺得十分高興。這也是我覺得自己可以活著的最大的目的。  


▲ 国宝密庵席(龙光院茶室内部)/ 国宝密庵咸傑墨蹟,南宋淳熙六年(1179)絹本墨書,密庵床是专门为容纳这张墨迹设计的,所以非常的宽。/ 传承:山上宗二 - 津田宗及 - 宗凡 - 江月宗玩


千宗屋:我喜歡佛教中所說的,信仰來自於莊嚴;端莊典雅的佛像,寧靜的寺院,那是讓人何等的感激,我會不由自主的合掌,這也是我走向信仰的第一步。心裡覺得「真美啊,真是讓人感謝啊」 

就茶而言,並不僅僅是要喝一碗解渴的茶。同時也是接受自然與人類共同創造出的美好事物,被美好的事物所包圍,受用,以禮相敬,供養神佛,這是人們應該有的存在姿態。  



小堀月浦: 是的。 首先要有感恩之心,無論男女貴賤,禪宗是通過打坐的方式來讓人發現內心所持有的善良。我相信,利休也是發現了自己的佛心,也許他就是以茶為媒介而發現(開悟)的,如此說來大德寺的中興之祖,一休宗純流出的一滴水(曹源一滴),於利休結了善果。 


千宗屋:這也許就是不知明日性命在何處的武士,願意促膝在狹小的茶室中共飲一碗茶的原因吧。  


小堀月浦:且不說當今的茶意味著什麼,曾經的一碗茶,就是有著這麼切實的意義。在懷有眾生平等的心情下,共飲一碗茶,這是一件十分尊貴的事。


傳承的反思

千宗屋:龍光院所珍藏的曜變天目,牧溪的柿栗圖,密庵的墨跡,每一件都是天王寺屋津田家歷代珍藏的名品。江月和尚繼承了這些寶物,並作為龍光院的收藏,一直堅守到今天

而相對而言,利休所舊藏的道具,雖然有的被珍藏在一處,但大多數卻被散步各地。織田信長的茶道具,在本能寺之變之後,豐臣秀吉的收藏在大阪戰役之後,也都分散各地…



所以這些寶物,如果一直是由天王寺屋繼承的話,在大阪的戰役中也將燒失殆盡,幸虧被保留在龍光院這樣的寺院裡,經歷代住持護守,作為「信仰的道具」一直保留到今天,就像正倉院一樣,原本也是獻給大佛的奉納,也得以留傳到今天。 

作為信仰的堅守,而被傳承這一點上來說,龍光院與正倉院雖然處於不同的時代,但有共同的意義,稱龍光院為桃山時代的正倉院也不為過… 


龍光院的未來

龍光院雖然不能每日開放接受一般的參觀。但是,從普通人到研究者,都有機會聚集在這裡,舉行學習會,從這一點上來說,他並不是一個與社會隔絕的寺院。而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小小的活著。

歷代的和尚,一定也是希望寺院能夠細水長流的堅守。寺院當然也需要精英的信眾,但大多數的信眾都是普通人。龍光院,是和這些普通的信眾一起存在的,也希望它今後依然是這樣一個姿態的寺院。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