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SACA

Liu Yang: Qin-style Gold & Silver in the Uldry Collection / 柳扬:瑞士乌尔泽藏秦式金银器

* 本文检视瑞士收藏家皮埃尔·乌尔泽所收四百多件中国历代金银器中,十多件春秋战国至秦代秦人或与秦有密切关系的金银器。这批器物包括了最能反映这一时期秦金银器发展成就的一些品种,如带扣、带钩、车马饰物、铺首、剑柄刀首等。本文将这组器物与近年来出土的秦人金银器,以及其他相关的公私收藏品互相印证、互为补充,以期重新厘定年代和属性。本文还将从母题(motif)、形制和工艺入手,进一步讨论这时期秦人金银器的发展。


关键词:瑞士收藏家皮埃尔·乌尔泽、秦式金银器、带扣、带钩、车马饰物、兵器饰物



written by Liu Yang

presented by SACA

* 原文发表于《秦时期冶金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曹玮、任天洛主编),科学出版社,2014年,95-108页



Liu Yang, Ph.D.

Chair of Asian Art and Curator of Chinese Art

Minneapolis Institute of Art


柳扬 博士亚洲艺术部主任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

春秋晚期和战国中晚期是中国金器发展史上两个硕果累累的阶段,当时饰金新技术有了长足的发展,镶嵌金银与鎏金等工艺也开始流行,尤其在中原、长江中下游及北方草原民族活动地区,金器在质和量上都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崛起于西北边陲的秦人,由于与游牧民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对黄金有着特殊的偏爱。近年来在甘肃礼县和陕西境内出土的大量秦国贵族金银制品表明,秦人对金银的使用比我们原先所认识的要早许多,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其金银器的质与量都领先中原地区。





除了陕甘地区近年来出土的新器物,多年来流失海外、进入公私收藏的材料也为我们研究秦人金银器提供了重要的物证,瑞士人皮埃尔·乌尔泽(Pierre Uldry)的藏品就是一例。除了其著名的景泰蓝制品收藏,乌尔泽多年收集的四百多件中国历代金银器,20世纪90年代曾由已故苏黎世大学教授海尔姆特·布林科 (Helmut Brinker) 及其弟子、现纽约巴德学院教授佛朗索瓦·路易(François Louis)整理出版。现在重新审视这批收藏,或可辨识出其中的十多件器物,乃春秋战国至秦王朝时期秦人的文物或与秦有密切的关系。这批器物包括了最能反映这一时期秦金银器发展成就的一些品种,如带扣与带钩,车马器及饰物,剑柄刀首等。


点击阅读全文

16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