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苏富比、亿万富翁以及交易的艺术:Sotheby and the Art of the Deal.


Leonardo’s ‘Salvator Mundi’ at Christie’s in London in 2017, ahead of its New York sale


拍卖业务下跌,私洽逆势涨8%


本周,苏富比拍卖行公布了2023年的销售业绩,其中的亮点并不在这家成立于1744年的拍卖行最为人熟知的拍卖活动上,而是在一个不那么公开的地方。


虽然拍卖销售额略有下降,降至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70亿元),但苏富比在拍卖场外为收藏家安排的私人交易收入却增长了近8%,达到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4亿元),占整体拍卖业务的18.46%。


苏富比调整了买家佣金,跌至20%,并取消了之前的杂费。从拍卖短暂的佣金历史(1975 - 2024)来看,这种无休止的加价,毫无理由的涨佣金已经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买卖双方收超过40%的佣金的情况下,透支艺术品未来的行为必将坍塌。实际上,从私洽业务的提升(10%佣金)来看,回归20%以下,或许只需几年的时间。


私洽成交的提升,对苏富比来说是也许个好时机,因为本周二,在近年来最具争议的私人销售案中,苏富比被纽约一个陪审团洗清了协助和教唆欺诈的罪名。这也是私洽的利好,因为清除了道德风险和销售风险。


俄罗斯亿万富翁德米特里-雷波洛夫列夫(Dmitry Rybolovlev)指控苏富比帮助瑞士艺术品经销商伊夫-布维尔(Yves Bouvier)多收了他约 10 亿美元的费用,其中包括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世界救赎者》(Salvator Mundi)。



俄罗斯亿万富翁德米特里-雷波洛夫列夫(Dmitry Rybolovlev)


艺术品买贵了犯法吗?


法院判定该拍卖行在协助 Bouvier 购买作品和为其提供估价方面没有任何不当行为。这起案件与两人之间的长期争斗有关,凸显了全球拍卖行是如何被越来越多地卷入过去只属于私人艺术画廊和经销商的隐秘交易中。


另一方面也给全球艺术品经纪人和艺术品藏家展示了一个国际案例,双方都同意的买卖,若不涉嫌真假问题,并不能以“买贵了”为由启动官司。





私洽的魅力


事实上,苏富比的竞争对手佳士得(Christie's)非常希望更多的人关注私洽这项活动,因为佳士得希望继续多元化发展,成为佳士得全球私人销售主管阿德里安-迈耶(Adrien Meyer)所说的 "实质上的牵线搭桥":


寻找杰作的亿万富翁无需等待拍卖会,而是可以请佳士得在私人收藏中寻找杰作,并慎重接洽。


迈耶说:"拍卖主要由艺术品卖家促成,而私人交易主要由买家促成......这是一次狩猎之旅。


这就是苏富比最初为 Bouvier 提供的服务,帮助他购买作品,然后再卖给 Rybolovlev。虽然这起案件具有爆炸性,但这种活动已变得越来越普遍。


艺术品可否暴利?


高卖低买,是人之常情,目前为止国际上并没有规定,艺术品不可以暴利,实际上艺术品的魅力就在于暴利。


这种行为在艺术市场上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约瑟夫-杜文(Joseph Duveen),他是著名的艺术品经销商,在20世纪初曾在欧洲的收藏馆和英国的乡间别墅四处奔走,为美国收藏家物色最好的杰作。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纽约画廊主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复兴了杜文的策略,开创了高端当代艺术的二级市场。





苏富比全球私人销售主席大卫-施拉德(David Schrader)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自然的延伸,因为收藏家希望在他们想要的时候购买毕加索、劳力士或手提包,而不必等到下一次拍卖。他曾是摩根大通的银行家,2017 年加入苏富比,为苏富比近期的增长立下了汗马功劳。


"大卫的交易能力很强,与过去的学者型艺术专家截然相反。他只管完成交易,将金融的专业性带入了沉睡的艺术领域,"一位与两家公司都有业务往来的艺术顾问说道。迈耶是佳士得的顶级拍卖师之一,以 "高度谨慎地向高端市场销售 "而闻名。



苏富比全球私人销售主席大卫-施拉德(David Schrader)


拍卖行的优势


虽然拍卖行比高古轩和佩斯等画廊起步晚,但它们也有自己的优势。其一,它们合法地掌握着潜在客户的大量内部信息。他们不仅了解所拍卖作品的买家(这些信息通常不会公开披露),还了解每笔交易中出价过低的失望者。


私人拍卖并不总是由经销商或拍卖专家代表潜在买家与作品所有者联系发起的。如果作品所有者决定私下出售作品,而不是将其拿出来拍卖,这种情况也会发生。这通常会吸引那些希望确保隐私的人,因为拍卖因 "三D"(死亡、离婚和债务)而闻名。


通过掌握这个信息,拍卖行可以更有利的进行其中间商的角色,并且以合法、合规的方式进行,当然这一切都是假设外界环境不变、且合理完美的前提下。但是实际世界中,一切都过于美好。接踵而来的拍卖行从业人员道德风险控制变得十分困难。


2024现实展望


尝试用开设拍卖行的方式来获得买卖双方信息,和掌握话语权的红利时期仿佛已将过去。迎接而来的是,2024年缩水的佣金和资金账期延长甚至难以回笼的现实。


从苏富比下跌的拍卖数据和上涨8%的私洽数据来看,两者的距离缩小只是时间问题。而值得关注的是,拍卖行的私洽佣金也在10%左右,这个是1975年苏富比、佳士得开设佣金是的收费,更趋合理。


小拍卖行利润压缩,大拍卖行私洽化,是一个趋势。沉寂已久的艺术品画廊、经销商也许迎来一波行情。私洽也将让拥有顶级艺术品的藏家、经销商的话语权上升,拍卖行一家独大的情况将被稀释。


"尤西-皮尔卡宁(Jussi Pylkkänen)去年卸任佳士得拍卖行总裁一职,成立了自己的高级艺术咨询公司Art Pylkkänen。如果艺术品所有者希望快速交易,拍卖也需要时间来安排,而私人销售则提供了更大程度的控制。


就像高端的场外房地产交易一样,一些代表卖家进行的私人销售也能获得令人惊喜的结果,甚至超过拍卖的价格。佳士得拍卖行的迈耶(Meyer)将对潜在买家的推销总结为: "只有您有机会买下它,您有拒绝权,且藏品不向其他人出售,所以会有溢价"。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