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拍賣筆記 vol.13 孔祥熙家族珍藏中國書畫精品:一代望族的獨到品味 - A Look Inside the Remarkable Art Collection of K’ung Hsiang-Hsi and His Family.

孔祥熙為著名銀行家、國民政府要員,其家族是民國時期的四大家族之一,在中國近代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其家族的藝術收藏也以來源清晰、品味高雅而聞名於世。


孔祥熙宋藹齡夫婦


孔祥熙 (1880-1967),字庸之,號子淵,生於山西太谷縣一個亦商亦儒的家庭,從小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和培養。他祖籍山東曲阜,為孔子的第75世孫。 孔公致力推動教育,1910年代自美國歐柏林學院及耶魯大學學成歸國後,於家鄉山西太谷縣辦學,培育英才,冀以教育強國。但其最初的從教生涯因清末政治動蕩而終結。而後從政,旅居日本期間與「宋氏三姊妹」之長姊宋藹齡 (1889-1973) 相識,並於1914年成婚。其後與孫中山、蔣介石成為「連襟」,三人均為民國時期的重要人物,在中國近代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孔祥熙亦以經商見長,成立祥記公司,從事煤油進口與天然資源貿易,其後於民國政府屢居要職,歷任實業部長 (1928-1931) 、財政部長 (1933-1944年) 、中央銀行總裁 (1933-1945) 和行政院長 (1939-1945)。他推行多項重要經濟改革,在中央銀行總裁任內,更著力為中國現代金融及工業體制發展奠定基礎。


孔氏夫婦學養深厚,眼光獨到,所藏珠寶、翡翠、中國書畫與藝術精品,堪為近代中國之重要收藏。作為當時舉足輕重的重要家族,孔祥熙與多位藝術名家交好,其重要政績及海內外關係成為收藏各類藝術精品的根基,其中更有不少作品均直接題款致孔公及其家族,足以展現二十世紀中國近代史的發展脈絡與軌跡。1947年,孔公移居美國,這些珍藏後為孔氏家族傳承。



佳士得曾有幸於2015年呈獻一批孔祥熙家族珍藏的珠寶、中國書畫和工藝精品。當中可圈可點的精彩拍品包括張大千的《幽荷清漪》,以逾2,000萬港元的高價成交,為拍前低估價近14倍之多。


2017年,佳士得延續此前拍賣的成功佳績,再次回溯一代望族的歷史足跡,重現顯赫世家的傳奇風華,以專場拍賣形式隆重推出孔祥熙家族舊藏的傅抱石《琵琶行》,為這幅成畫後六十餘年來未曾公開現身的鉅作拍出逾2億港元的高價,成就傅抱石作品世界拍賣紀錄,也再次見證孔公的無匹藝術鑑賞能力,和其家族收藏的卓越質素。




大唐梵相 扉繪風華

—唐代《大般涅槃經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之六》賞析


本卷寫經為唐代寫本,首尾完整無缺。全卷原紙未托裱,原裝護首天杆,卷首有經名、卷號,卷尾保存了唐代寫經完整燕尾。鈐蓋唐代“大福善寺藏經”墨色長方印。淡墨細描烏絲欄格,展卷護首有唐代典型佛教繪畫,蔚為珍罕。


護首之唐代彩繪佛像扉畫,與山東省博物館藏唐《金光明經卷七》和浙江省博物館藏唐《大般若經卷》的繪畫風格一脈相承。唐代流傳至今的繪畫不論公私所藏甚少,上海博物館藏102萬件文物中只有5件唐代繪畫,除孫位《高逸圖卷》外,其餘4件乃唐代敦煌寫經所存留的佛經扉畫殘片。本卷的唐代扉畫出現意義非凡,不僅能讓後人瞭解唐代佛教繪畫的藝術特點、顏料構成,佛教儀軌等,其長度與完整性皆為近幾十年拍場中之僅見。


從書體來看,此卷楷書已相當成熟。長橫入筆方向多變,中段虛和,收筆處有裝飾性按筆。有些點方峻銳利如刀刻,豎筆尤顯勁折概。豎鉤和彎鉤,出鉤時向上輕提,略具緩衝之意,並不直接趯出。明顯具有歐陽詢與顏真卿楷書的特點。氣度雍和端雅,極具盛唐氣象。許多地方採用行書化的連筆,如“氵”的寫法,“空”、“入”的局部筆劃;至於“此”“亦”等字,及其中頗具標誌性的“S”型點畫,則似《蘭亭序》與智永《真草千字文》之流風遺韻。


以龍朔二年(662)P.2056《阿毗縣毗婆沙卷》、上元三年(676) P.3278《金剛經》這兩件公藏唐代寫經,及山博藏《金光明經》、浙博藏《大般若經》與本卷做《字例對照表》如下,發現它們在書體演進程度上的同一性與藝術風格的相似性,印證了本卷的時代座標和風格歸屬。


從書法史演進的角度看,本卷的書法與唐代楷書名家淵源頗深:既承襲了初唐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的楷書風骨,又開啟了中晚唐顏真卿、柳公權楷書發展之門。


《宣和書譜》記載了經生取法當時名家薛稷的狀況:“時為經生,作字得楷法之妙……當時如薛稷之流亦復宗之,經生作字得妙處,宗法薛稷。”唐人重法,可見經生皆學褚薛之出眾者,那他們所書的經卷就是唐代一流大家風貌的書法珍品。對照表中可見本《大般涅槃經》 高超的書法技巧與唐時名家風貌相沿襲。


字筆間的牽絲及細勁處見硬悍的精細實力,其跡著實留人眼目,可稱耐品與雅觀。


本卷現中晚唐的沉鬱與雄深。其中,一些字樣即便置諸顏真卿、柳公權、徐浩等名家中,剛方雄健處,直如一個脈絡。


本卷末有“大福善寺藏經”印,黑墨水戳,長條狀,印文為四周單行,風格與敦煌藏經洞中保存唐宋時代經卷中常見的藏印相類似,此印略大於唐代寫卷每行及單字。本卷為大福善寺唐代藏經唯一僅見之本。“大福善寺”,或考為唐代宜興竺山大福善寺,唐代詩人王翰,曾作《福善寺開元石幢》。


寫經發展至唐代已到了藝術的頂峰,此卷無疑是其中之代表作;完美展現了“唐人寫經”的藝術高度,婉轉流暢,圓勁古雅,飄動雋逸,令人如沐春風,如沾法雨。唐代書法實物,自明清時代已是難得一見的稀珍,也是目前世界各大博物館爭相收藏的中國藝術珍品。具有高度文物版本價值及書法藝術價值。



佳士得中國書畫20240531
.pdf
Download PDF • 19.04MB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