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保利筆記 vol.1 清乾隆「湘江秋碧」連珠式琴3047.5萬成交,山中商會、Parke-Bernet經手 - An Extremly Important And Imperial Lianzhu-Style Qin, ex-Yamanaka, ex-Parke-Bernet, St.Babara Museum.


估價:2500-3000萬

成交價:3047.5萬


這件乾隆的名琴雖然是2500-3000萬的估價,但是這樣的古琴理應無價。假如西方最頂級的小提琴,也就是18世紀初期世紀與乾隆同時期的guarneri del gesu和stradivarius兩位大神的琴價值大約為1-1.5億人民幣;


那麼這件乾隆的名琴,凝聚中國幾千年來音樂哲學精髓,是不是也應該創下佳績呢?



查看官方網站各專場介紹:https://www.polypm.com.cn/fengtao/2024Spring/


下載專場圖錄:


北京保利2024年春拍 湘江龙音——御制名家古琴藏珍_w
.pdf
Download PDF • 13.62MB



世人一直不解,為什麼18世紀初期的Guarneri del Gesú,俗稱瓜琴;和18世紀初期的Stradivarius,俗稱斯琴,在後世都無法被超越。如今世界上所有的頂級古典音樂演奏家用的基本上都是18世紀的斯琴、瓜琴。


科學家、製琴師一直都在研究如何複製這些黃金般的琴,但無論是3D掃描,或者是如何利用高科技都無法達到。最後比較主流的說法就是18世紀這個時期是小冰河時期,木頭的生長更為密,從而非常適合琴音。


以此推理,這把乾隆的琴,應該也是不可複製的神品製作。爾其聲音,是否因為少彈就會不如其他琴呢?答案應該是不會。可以用Stradivarius的messiah,彌賽亞小提琴(藏於牛津Ashmolean Museum)作為對比,這把琴的意義是作為人類製琴的巔峰之作,像彌賽亞一樣為人類保存下去。參考SACA學會琴識文章《资料|弥赛亚,世上最珍贵的小提琴? - the Messiah Stradivarius》



琴L 101.5 cm 隐间L 91 cm 首W 15 cm 肩W 16.8 cm 尾W 12 cm

RMB: 25,000,000-30,000,000


腹款:

1.「不解攫醳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

湘江夜月来水仙,窗映飘萧绿阴锁。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亦复周旋我」

「御製」「乾隆御笔」

2.「乾隆十年秋补桐书屋制,尺度一依钦定律吕正义」「比德」 3.「湘江秋碧」「御赏」


备注:

1. 山中商会,纽约 2. Parke-Bernet Gallerise,山中商会藏东方艺术品清库专场,第三部分,1944 年6月28日,编号23 3. F. Bailey Vanderhoef Jr.(1913-2008 年)旧藏,美国加州奥海镇 4. 香港苏富比,2016 年 10 月 5 日,Lot3605


展览:

1.《Oriental Lacquer: An exhibition organised by guest curator, F. Bailey Vanderhoef, Jr.》,圣巴巴拉美术馆,美国加州圣巴巴拉,1976 年,编号 82.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 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 妃油画像》暨 18 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 年 10 月 15 日 -11 月02日


出版:《Oriental Lacquer: An exhibition organised by guest curator, F. Bailey

Vanderhoef, Jr.》,圣巴巴拉美术馆,美国加州圣巴巴拉,1976 年,编号 8




乾隆御制「湘江秋碧」琴,琴样为连珠式,金徽,朱红漆,通体仿刻梅花断纹。琴面造型浑圆, 琴面、琴边发连体小蛇腹断纹。琴面岳山至七徽处绘有祥云闲鹤。琴轸、雁足等刻有鹤舞祥云纹, 填以金漆。未经长期抚弄,琴面无過多琴弦摩擦痕迹。琴底龙池、凤沼等为如意椭圆形设计,更 于龙池、雁足间开二寸许椭圆音孔,此为一般琴制所无。凤沼纳音处篆文墨书琴名:「湘江秋碧」, 钤「御赏朱印」;龙池、雁足间二寸许椭圆音孔纳音处墨书铭:「乾隆十年秋补桐书屋製,尺度 一依钦定律吕正义」。钤「比德」朱印;龙池纳音处墨书铭:「不解攫醳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 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湘江夜月来水仙,窗映飘萧绿阴锁。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 亦复周旋我」、「御製」,钤「乾隆御笔」朱印。


此琴为汪尤敦、张若霭奉旨所制,苏州织造图拉监制。《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有关此四 琴制作事项,始于乾隆十年末「十二月初二日:乾隆十年十一月十五日汪尤敦、张若霭奉旨所制 四琴着庄亲王遴选良工会同造办处悉心斟酌,其金徽、玉轸等件具仿古样制办。」于十一年十月 二十日「司库白世秀将图拉做得漆琴四张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进讫」。前后共计费时约十一个月 有余方成。由庄亲王负责将斫琴的主要步骤报奏乾隆,经过批示后不断调改,并题写琴名与诗文, 交由汪由敦和张若霭负责题于琴上,一共有八次呈览禀报,钜细无遗。「湘江秋碧」琴成为中国 历史上有着详细档案记载的御制琴。是目前所见乾隆御制器物中,传旨和批示最多的一件器物, 历代的御制琴中也仅此一张,是研究清代宫琴的标准器。


乾隆 14 岁(雍正二年)始在瀛台南侧书屋读书。书屋门前有两株梧桐。双桐相厮相伴,后一树于 乾隆十年(1745 年)枯死,遗下独树无无依,遂补植新桐,因以更名为补桐书屋。乾隆感怀廿年 前往事,惜老桐旧材而下旨制成四琴,各赐其名并题诗。四琴于当年末始制,十一年(1746 年) 秋季制成入匣。 名之曰「瀛蓬仙籁」、「湘江秋碧」、「皋禽霜唳」、「云海移情」。既成匣而藏之, 仍置补桐书屋中。「湘江秋碧」位列第二。


乾隆自注:御制四琴诗。瀛台补桐书屋所馀老桐因循复枯,惜其材,制为四琴,各锡之名,而题以诗。 瀛蓬仙籁


弱水汤茫不可极,有山三点突焦墨。
齐人掔腕徒相忆,中多不死森森植。
不为爨下为牖北,无弦亦可鸣以默。
静好天然中绳尺,凤嗉玉轸太古式。
偈演无生仙籁畟,比丘得道山叟寂。
补桐主人余结习,枯荣入目迷五色。

湘江秋碧
不解攫醳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
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
湘江夜月来水仙,窗映飘萧绿阴锁。
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亦复周旋我。

皋禽霜唳
招鹤栖桐桐即鹤,斫桐肖鹤鹤即桐。
幻哉今昔今原昔,是一是二将无同。
龙龈凤额浑余事,春风秋月何匆匆。

云海移情
补桐时节桐森森,因风常作太古音。
曾不数年邻死灰,当前枯菀同陶阴。
底俟为薪识伟物,雷霄裁作冰弦琴。
成连古有今则无,移情讵必云海深。
棐几高张殿阁凉,南风一曲渺予心。

现今存见乾隆御题之琴约有十来张,多为唐宋之制,且大凡为博物馆之珍藏。乾隆御制之琴仅有 文献所记四张,几经世代交替,散落民间,辗转流转,历经两百七十年,唯「湘江秋碧」重现, 弥足珍贵矣。


20 世纪日本古董巨商山中定次郎曾从满清亲王贵族手上购得此琴。第二次世界大战 时,美国政府将其财产充公拍卖,在第三场拍卖会上, 为探险家 F. Bailey Vanderhoef Jr. 竞得。 1976 年借展于圣塔芭芭拉艺术博物馆一场漆器展,编号 8,当时展览图录误以为琴上纪年是补修 记录。



考《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桉总汇》有关「湘江秋碧」琴制做事项,始于 乾隆十年十一月十五日—乾隆十一年十月二十日,前后共计费时约十一 个月有余方成。此等均一一记载。「湘江秋碧」琴的斫髹过程,由庄亲 王负责将斫琴的主要步骤报奏乾隆,经过批示后不断调改,并题写琴名与诗文,交由汪由敦和张若霭负责题于琴上,一共有八次呈览禀报,钜细无遗。


「湘江秋碧」琴成为中国历史上有着详细档案记载的御制琴。 是目前所见乾隆御制器物中,传旨和批示最多的一件器物,历代的御制 琴中也仅此一张,是研究清代宫琴的标准器。


时间: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12月02日 地点:镀金作事件 : 郎中色勒来说


详情 : 乾隆十年 ( 镀金作 ) 十二月初二日,郎中色勒来说,为乾隆十年十一月十五日,汪由敦张若霭奉旨所制四琴, 着庄亲王遴选良工,会同造办处悉心斟酌。其金徽玉轸等件具仿古样制,辨琴腹中写诗之处,着汪由敦张若霭商酌办理。 统于制就细胎时呈样请旨。钦此。 于本月初七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庄亲王将做得琴坯四张呈览,口奏此琴并匠人在造办处成做,( 臣 ) 不时到造办处 照看奉旨知旨道了,钦此。 于十二月十五日,司库白世秀,七品首领萨木哈,将现做琴四张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 旨琴上龙池不必开,将御题刻在龙池的迎手上,琴名刻在凤沼的迎手上,其字或写或刻。着汪尤敦张若露酌量贴样, 呈览准时罩金漆再须仿古,上等做法,尔等仔细好生庄重成造。钦此。



于本月二十二日,太监胡世杰传旨,要现做活计呈览。钦此。 于本日,司库白世秀,将做得四琴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 旨此琴上应嵌之玉岳山龙尾枕足等处,将交庄亲王旧琴内有嵌玉的,将玉拆来嵌用,如无有,在库内查玉成做,库 内再无玉,着买玉做。钦此。 于本月二十三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庄亲王送来白玉枕足十副,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 旨将此玉枕足内选四副用,其余六副造辨处收贮。再此琴上应用龙吟蛟尾成路岳山之处,做样交南边照样做白玉的 送来。钦此。


于十一年,正月初八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奉庄亲王谕,现做四琴上,岳山、成路、蛟尾、龙音、下龙音、托尾、 下托尾、具系用玉成做。若用木做样交南边,恐其徃软抽小,彼处照木样成做,未免于琴上不合尺寸。着用或(石东) 石或滑石做样送去,其石性纵软,再不至抽小,彼处照样做来,方能合式。记此


于十一年十月二十日,司库白世秀将图拉做得漆琴四张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进讫。


时间:乾隆十一年(公元1746年)02月01日 地点:苏州事件 : 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传 详情:二月(苏州)


初一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现做琴四张着交南边漆做。钦此。 于本月初六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交,按古琴断纹颜色仿画琴样四张。 传旨,着交南边,照此画样花纹颜色一样漆做,钦此。( 于本年九月初五日,将苏州织造图拉做得送到漆琴四张,随匣锦套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进讫 )


时间:乾隆十一年(公元1746年)02月18日 地点:记事绿事件 : 司康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售

详情 : 十八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着海望挑选懂得琴的又懂得漆水的人一名,随琴送往南边看着漆做,钦此。

御制四琴诗。瀛台补桐书屋所馀老桐因循复枯, 惜其材,制为四琴,各锡之名,而题以诗。


其一 《瀛蓬仙籁》 弱水汤茫不可极,有山三点突焦墨。 齐人掔腕徒相忆,中多不死森森植。 不为爨下为牖北,无弦亦可鸣以默。 静好天然中绳尺,凤嗉玉轸太古式。 偈演无生仙籁畟,比丘得道山叟寂。 补桐主人馀结习,枯荣入目迷五色。


其二《湘江秋碧》 不解攫驿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 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 湘江夜月来水仙,窗映飘萧绿阴锁。 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亦复周旋我。


其三 《皋禽霜唳》 招鹤栖桐桐即鹤,斲桐肖鹤鹤即桐。 幻哉今昔今原昔,是一是二将无同。 龙龈凤额浑馀事,春风秋月何匆匆。


其四 《云海移情》 补桐时节桐森森,因风常作太古音。 曾不数年邻死灰,当前枯菀同陶阴。 底俟为薪识伟物,雷霄裁作冰弦琴。 成连古有今则无,移情讵必云海深。 棐几高张殿阁凉,南风一曲渺予心。


乾隆十年(1745 年)《御制诗集·初集·卷二十八》



补桐书屋之书香琴韵

刘国梁


补桐书屋〔图 1〕是位于北京西苑瀛台(今中南海之南海)上的一座建筑,它最为显 著的特征是院落中植有两株梧桐树。除此之外,门前之假山也颇具特色,山石从 院外堆砌至院内,正如乾隆帝《补桐书屋》诗中所言:


假山叠磴窈而深,四壁琴书翰墨林。1 「四壁琴书翰墨林」则说的是补桐书屋前植有两株梧桐树,其中一株为风雨所摧毁,乾隆帝命人补植并将旧桐斲为四琴,再次庋藏补桐书屋之事。 清代吴长元《宸垣识略》记载有补桐书屋在瀛台上的大致方位〔图 2〕:


藻韵楼折而东南为补桐书屋,北向为隨安室。2 清代《国朝宫史》中还记载有补桐书屋内的对联,东室联是:

摩空野鹤养真性,绕壑风泉清道心。

西室联是:

清阴欲凌霄汉上,远意自在山水间。3

两联均有修身养性之意。


对于乾隆帝而言,补桐书屋是一处重要的精神寄托地。仅他个人所写的与补桐书屋 相关的御制诗一项,便有二十五首之多。自其父雍正帝登基伊始,年仅十余岁的他 便被安排进入此地,并将此地作为书房使用,而当时此处还没有被命名为补桐书屋。


一、弘历于补桐书屋读书之时间

清代皇家极其重视皇子教育,康熙六十一年(1722)三月,六十八岁的康熙皇帝到 皇四子胤禛的圆明园牡丹台(乾隆朝命名为镂月开云)赏花饮酒,第一次见到了十二 岁的皇孙弘历,因弘历六岁便受书于庶吉士福敏,教养有成,康熙帝「见即惊爱,命 宫中养育」4。第二年,也就是雍正元年(1723),正月十七雍正帝定皇子拜见师傅 礼:「上谕诸皇子入学之日,与师傅预备杌子四张,高桌四张,将书籍笔砚表里安设 桌上。皇子行礼时,尔等力劝其受礼。如不肯受,皇子向座一揖,以师儒之礼相敬。 如此,则皇子知隆重师傅,师傅等得以尽心教导。」5 明确指出皇子师傅所用之陈设与皇子应行之礼。


也就是在此时,弘历被安排进入补桐书屋读书学习。关于弘历何时开始在此处读 书,乾隆帝御制诗中给出了两种答案:一种是御制诗《补桐书屋》 髫龄至耄岁,过八望九矣。


句自注中说:「予自雍正元年十三岁即在此读书」6;另外一种是御制诗《补桐 书屋作》倚桐无语立斯须,仿佛廿年前觅句。


句自注中说:「雍正二年(1724)在此读书,屈指至今二十年矣。光阴瞬息, 为之悚然。」7 虽然乾隆帝可能在后来的回忆中记忆出现了偏差,但是不管是雍 正元年还是雍正二年,从大的时段来看这两年都算是符合史实的。


二、补桐书屋名称之由来

当弘历十三四岁进入补桐书屋读书的时候,补桐书屋还不是当下这个名字,但是 由于史籍失载,其之前的具体名称,已无从查考。


至于补桐书屋的命名,七十多岁的乾隆帝曾在御制诗《仲春瀛台即景》注中道:

补桐书屋,为余少时读书之所,庭有双梧, 其一为风雨所摧,乾隆甲子岁命奉宸补植之, 因颜以今名,回忆当时典学绿荫中,静观佳兴已六十余年矣。8


这段记载明确了补桐书屋命名的具体时间。弘历年少时读书的书屋庭院中本有 两株梧桐树,其中一株为风雨所摧而亡。乾隆甲子岁,他命奉宸苑补植了一株新 的梧桐树,因此,这处书屋才被改名为「补桐书屋」。乾隆甲子岁为乾隆九年 (1744),距离雍正元年已有二十二年的历史。也就是说,从这一年开始补桐 书屋的名字才被正式使用。


三、乾隆年间对补桐书屋之营造


从造办处的档案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自乾隆九年开始,有关补桐书屋的档案多了起 来。从乾隆帝亲自题写匾额,对补桐书屋用心装饰和持续不断地进行维修保养等 诸多方面来看,乾隆帝对补桐书屋的确有着很深的感情。


(一)题写匾额

乾隆九年农历五月初七日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记载了第一张补桐书屋匾文的制作过程:

初七日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交补桐书屋画龙黄笺纸匾文二张。传旨着做壁子匾一面,先画样呈览,钦此。于本月初八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画得补桐书屋匾样 三张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着做包镶斑竹边骚青绢画万字锦地,钦此。(于 七月十六日柏唐阿盛德将做得包镶斑竹边骚青绢画万字锦地壁子匾一面持赴瀛台安挂 讫。)9


由此可见至迟自乾隆九年七月十六日补桐书屋便有了自己的匾额。


此后,乾隆十一年(1746)十月二十八日补桐书屋进行过一次换匾的工作:

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瀛台补桐书屋匾,着拆下,将字起下交进, 其匾胎着好生收贮,有用处用,钦此。于本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起下补桐书屋匾 文一张持进交讫。10


乾隆十一年十一月初一,乾隆帝御笔题写了匾额:

太监张国祥来说首领文旦交御笔白笺纸补桐书屋匾文一张,御笔白笺纸怀远斋匾文一张。 传旨将怀远斋照静憩轩匾式样做,其补桐书屋做油木匾一面。先画样呈览,钦此。于本 月十一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画得老树桩补桐书屋匾样一件持进,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 照样准做,钦此。

(于十二年二月十八日柏唐阿强涌将做得油木匾二面持赴瀛台内挂讫。)11 据这两条档案可知,乾隆十一年乾隆帝对补桐书屋匾额不满意因而进行了更换,最后于乾隆十二年(1747)二月十八日乾隆帝御笔所书之匾挂于补桐书屋。


(二)装饰书屋

乾隆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乾隆帝命人将御笔所画之竹挂于补桐书屋内:

二十二日司库白世秀副催总达子来说太监胡世杰交御笔宣纸画竹子对一副,传旨

着做一块玉挂对一付,安闷钉护眼,得时在补桐书屋内挂,钦此。(于八月十一

日司库白世秀将做得御笔一块玉挂对一付,安得闷钉护眼持赴补桐书屋内挂讫。)

12


乾隆十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乾隆帝又命人将御题瀛台双桐字画等挂于补桐书屋内:

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交御题瀛台双桐字画一张,传旨着裱琴边画一轴, 画心要与对子一般高,随画斗云别一分,钦此。于本月二十七日副催总强锡将御 题瀛台双桐字画一张,裱得琴边画一轴,随画斗云别,持赴补桐书屋挂讫。13


乾隆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为了起到美观的效果,乾隆帝曾命人将安于补桐书 屋室内的碧纱厨上贴二十四张宣纸字画:


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交宣纸字画二十四张,传旨着在补桐书屋碧砂 厨八扇上糊用,外框糊玉色绫边,钦此。于本月二十八日副催总强锡将宣纸字纸二十四张持进补桐书屋贴讫。14 乾隆十四年(1749)十月二十七日,乾隆帝命人为补桐书屋安装了两块玻璃,当时玻璃还是非常难得的制品:


员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补桐书屋元[原]窗户二扇,着造办处安玻 璃窗户眼二块,钦此。于本日员外郎白世秀来将挑得前库收贮见方八寸三分玻璃 二块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准用,钦此。于本月二十九日安讫。15


乾隆二十一年(1756)四月十七日,乾隆帝命人将《御笔补桐书屋图》挂至补 桐书屋。关于这幅图,乾隆帝在御制诗《补桐书屋作》中说:

每教旧句联新句,可识今年即去年。


他自注道:

曾为补桐书屋图挂之壁间,数年来于此得句即复书之。16

据此可知,他曾在此图上接力似的题咏过多次。


除了自己 :

太监刘成来说首领文旦交余省宣纸花卉一张,陈世俊宣纸山水一张。传旨着托纸一层, 钦此。于本月十六日副催总强锡将托得宣纸二张赴补桐书屋贴讫。17


乾隆帝如此用心地经营着补桐书屋这处小小的空间,以至于每过一段时间他就像古建的 岁修一样,为补桐书屋添置一些物什。


乾隆二十五年(1760)三月初三补桐书屋的绣墩添置八个锦套 18。乾隆二十八年(1763) 十二月二十日添裁准碎攽花毯三块 19。乾隆三十年(1765)更换玻璃一块 20。乾隆 三十三年(1768)十一月二十六日为补桐书屋的坐褥添配锦套、锦垫 21。乾隆三十三 年(1768)十二月十八日在补桐书屋殿内挂方琮、沈映晖、杨大章专门为此处画的三 幅画 22。乾隆三十四年(1769)十二月十七日换如意一柄 23。乾隆四十五年(1780) 十二月二十二日添床毡二块 24。乾隆五十三年(1788)一月二十四日添红雕漆挂对一 副 25。乾隆五十四年(1789)一月二十八日添紫檀木嵌硝石字对一副 26。乾隆五十五 (1790)年一月二十三日添嵌玉挂屏一对 27。乾隆五十七年(1792)一月十四日添嵌 牙字条对一份,用方挺如意钉九件 28......


四、补桐书屋之古琴

乾隆帝有着文人「左琴右书」的追求,仅故宫博物院所藏与乾隆帝抚琴相关的古 画就有四幅:《乾隆帝薰风琴韵图》《乾隆帝观荷抚琴图》《乾隆帝抚琴图》《乾 隆帝观画图》。他还写有多首琴诗,如刻于「松石间意」琴上的《琴》诗:


古锦囊韬龙门琴,朱弦久歇霹雳音。安得伯牙移情手,为余一写山水心。29


乾隆帝也曾得一知音—唐侃。他曾多次亲赴香山听唐侃弹琴,仅描写与听唐侃弹 琴相关的御制诗便存九首,他还曾令唐侃与梁诗正共同鉴定清宫藏琴。


根据档案记载,乾隆帝曾专门为补桐书屋制作过一张桐木琴桌,并为其配过一张 琴。乾隆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档案记载:


二十二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琴砖一块,传旨将砖上四面花纹俱各磨平, 钦此。于本月二十五日太监施良栋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将琴砖下着做古,配一紫 檀木香几,先画样呈览准再做,钦此。于本月二十七日司库白世秀七品首领萨木 哈将画得琴香几纸样一张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照补桐书屋现安的黑漆 琴桌,高矮宽窄其进深,酌量做桐木琴桌一张,先画样呈览,钦此。于十二月初 一日司库白世秀将画得照补桐书屋黑漆桌高矮宽窄进深一尺一寸纸样一张持进, 交太监张玉呈览,奉旨照样准做,其堂画了了。钦此。于十二月初二日司库白世 秀将琴砖一块去得花纹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着汤[烫]蜡,钦此。(于 十二年正月十二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配得桐木琴桌并琴砖一块汤[烫]得蜡持进 交太监胡世杰呈进讫。于十二年九月十九日司库白世秀将桐木桌一张,琴一副交 太监胡世杰呈进讫。)30


补桐书屋中最著名的琴,要数庭前被风雨所摧之梧桐树制成之四琴了。乾隆帝专 门写有一首御制诗《补桐书屋题四琴之作》,诗序中说:


旧桐已枯,命工斲为四琴,名之曰:瀛蓬仙籁、湘江秋碧、皋禽霜唳、云海移情。 既成,匣而藏之,仍置补桐书屋中。徘徊感旧,辄以命篇。


诗曰:

爱尔特生质,成琴亦足豪。

七条龙在轸,四美友成曹。

非㸑休称蔡,有弦何碍陶。

即看题句者,两鬓点霜毛。31


由此可知,被风雨所摧之梧桐树,乾隆帝命人做了四张琴,并为每张琴均起了名字, 又为每张琴写了一首诗。


这四首诗的名字就叫作《四琴诗》,诗序中说:

瀛台补桐书屋所余老桐,因循复枯。 惜其材,制为四琴,各锡之名,而题以诗。32


瀛蓬仙籁

弱水汤茫不可极,有山三点突焦墨。 齐人掔腕徒相忆,中多不死森森植。 不为爨下为牖北,无弦亦可鸣以默。 静好天然中绳尺,凤嗉玉轸太古式。 偈演无生仙籁畟,比邱得道山叟寂。 补桐主人余结习,枯容入目迷五色。


湘江秋碧

不解攫醳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 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 湘江夜月来水仙,窗映飘萧绿阴锁。 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亦复周旋我。


皋禽霜唳

招鹤栖桐桐即鹤,斲桐肖鹤鹤即桐。 幻哉今昔今原昔,是一是二将无同。 龙龈凤额浑余事,春风秋月何怱怱。


云海移情

补桐时节桐森森,因风常作太古音。 曾不数年邻死灰,当前枯菀同陶阴。 底俟为薪识伟物,雷霄裁作冰弦琴。 成连古有今则无,移情讵必云海深。 棐几高张殿阁凉,南风一曲渺予心


关于这四张琴的制作档案中有着翔实的记载。乾隆十年(1745)十二月初二日造办处 活计档记载:


郎中色勒来说,为乾隆十年十一月十五日汪由敦、张若霭奉旨所制四琴,着庄亲王遴选良工,会同造办处悉心斟酌。其金徽玉轸等件俱仿古样,制办琴腹中写诗之处着汪由敦、 张若霭商酌办理。统于制就细胎时,呈样请旨意,钦此。于本月初七日司库白世秀来说, 庄亲王将做得琴坯四张呈览,口奏此琴并匠人在造办处成做,(臣)不时到造办处照看, 奉旨知道了。钦此。于十二月十五日司库白世秀,七品首领萨木哈将现做琴四张持进, 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琴上龙池不必开,将御题刻在龙池的迎手上,琴名刻在凤沼的 迎手上,其字或写或刻,着汪尤[由]敦、张若霭酌量,贴样呈览,准时罩金漆,再须仿古,上等做法。尔等仔细好生庄重成造,钦此。于本月二十二日太监胡世杰传旨要现 做活计呈览,钦此。于本日司库白世秀将做得四琴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此琴 上应嵌之玉岳山、龙尾、枕[轸]足等处将交庄亲王,旧琴内有嵌玉的,将玉拆来嵌用。 如无有,在库内查玉成做,库内再无玉,着买玉做,钦此。于本月二十三日七品首领萨 木哈将庄亲王送来白玉枕[轸]足十副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将此玉枕[轸] 足内选四副用,其余六副造办处收贮,再此琴上应用龙吟[龈]、蛟[焦]尾、成路[承 露]、岳山之处做样,交南边照样做白玉的送来,钦此。于十一年正月初八日七品首领 萨木哈来说,奉庄亲王谕,现做四琴上岳山、成路[承露]、蛟尾[焦尾]、龙音[龈]、 下龙音[龈]、托尾、下托尾俱系用玉成做,若用木做样,交南边恐其性软抽小,彼处 照木样成做,未免于琴上不合尺寸。着用或石或滑石做样送去,其石性纵软再不至抽小, 彼处照样做来方能合式,记此。(于十一年十月二十日司库白世秀将图拉做得漆琴四张 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进讫。)33


据此条档案可知这四张琴的制作者为图拉。


关于这四张琴制作的史料较为常见,而制作完成之后,这四张琴有无做漆匣、琴囊?如 何放置于补桐书屋内?这些问题均可于下面的档案中寻找到答案。


乾隆十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档案记载:

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交漆琴四张(随漆匣、木匣、缂丝囊)。传旨着照弘德 殿的格子样款故紫檀木边框包镶楠木心格子一对,安活盖板,落堂贴字画,先画样呈览, 准时再做,钦此。于本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画得格子纸样一张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 奉旨照样准做,背板要平,不必落堂,先放大做一糙样,安在补桐书屋,俟候呈览,准 时再做,钦此。于十一月十五日司库白世秀将做得琴格高矮合牌样一件持赴瀛台安补桐 书屋俟候呈览,奉旨准照高矮大小成做,钦此。于十一月十六日七品首领萨木哈为成做 琴格一对,需用楠木缮写折片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转奏,奉旨着向内务府大臣三 和要,钦此。于十二月初三日太监张良栋来说首领文旦交宣纸画八张。(于十二月初 八日柏唐阿柏永吉将做得琴格子二件随琴四张持赴瀛台安讫。)34


据此条档案可知,这四张琴均制作有随琴之漆匣、木匣、缂丝囊,四琴放置于和弘德 殿格子样款一致的一对格子上。格子和琴均于乾隆十一年十二月初八日由柏唐阿柏永 吉安置于补桐书屋内。


直到光绪年间,补桐书屋仍有不少陈设。据光绪十二年(1886)南海各殿座库存陈设档记载中仍有:


梧桐树琴桌一张(补桐书屋)。35

而在光绪十八年(1892)八月立瀛台各殿陈设档案中记载的补桐书屋陈设更多一些:


宝座一张、紫檀嵌青白玉三块如意一柄(黄穗嵌牙豆二个)、玻璃长方容镜一面、紫檀 边影木心书格一对、宝座一张、雕紫檀书柜一对、紫漆琴桌一张、紫檀茶几一张、紫檀 绣墩三对、宝座一张、紫檀炕案一对、紫檀海棠式茶几一对、雕紫檀绣墩二墩(此款以 上安补桐书屋)。36

其中紫檀边影木心书格一对还在补桐书屋,只是不知四张琴是否还在此处?


参与补桐书屋古琴斲制的张若霭(1713—1746)出身名门,祖父是康熙朝文华殿大 学士礼部尚书张英,父亲是雍正朝保和殿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张廷玉。张若霭是雍正 十一年(1733)二甲头名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并以书画供奉内廷。乾隆九年,奉 乾隆帝「内府所储历代书画积至万有余种......遴其佳者荟萃成编」 37 的谕旨,张若 霭与张照、梁诗正、励宗万等人共同编纂的《秘殿珠林》成书,同年又与张照、梁诗正、 励宗万、庄有恭、裘曰修、陈邦彦、观保、董邦达等人编纂《石渠宝笈》。张若霭 于乾隆十一年九月随乾隆帝西巡,途中因病回京,于同年十一月十七日卒。所以说张 若霭没能见到这四张琴安置到补桐书屋中,这四张琴也成为张若霭最后参与完成的作品。


另一位重要的参与者汪由敦(1692—1758)是雍正二年二甲头名进士,师从张廷玉, 曾任工部、刑部、吏部尚书。汪由敦的书法水平很高,他逝世后乾隆帝曾命人集其书法勒石内廷。


五、乾隆十年鉴琴、制琴之高峰

乾隆六年(1741),乾隆帝命人完成自雍正四年(1726)十月十八日开始的鉴琴活动, 完成了二十一张名琴的定级、配匣工作,乾隆朝鉴琴活动出现第一次高潮。乾隆十年, 乾隆朝的鉴琴、制琴活动再次迎来高潮,而补桐书屋四琴的制作正赶上这一高峰。


乾隆十年七月初七鉴琴活动出现高潮:


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各式琴二十四张(内二十一张随匣,三张无匣,铜琴一张。 本纸折一件,洋漆匣一件,内盛钥匙二十一件),传旨将无匣琴配匣俱添月白穗子,有不齐全处,收拾粘补。其三号改一号,四号改二号,五号改三号,六号改五号,四号六 号并二十四号俱添配匣,写号内一张明制改宋制,钦此。(于九月二十九日司库白世秀 将做得黑漆琴匣三件并原交出琴二十四件随匣二十一件,改得字号安穗交太监胡世杰呈 进讫。) 38


如果说这项活动是乾隆六年鉴琴活动延续的话,那么接下来一系列活动说明乾隆十年鉴 琴活动高潮的到来:六月二十七日收梅花断琴一张 39;六月二十八日交来「黑漆琴一张, 中和黑漆琴一张」40;七月初二日又交来「旧漆琴一张(随水晶枕足,香色穗不齐全, 少徽七个),旧漆琴一张(随紫檀木枕足,香色穗不齐全,少徽六个,各随锦囊)」 41;七月初二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黑漆琴一张(随紫檀木枕足、锦囊、回 头穗,琴山裂坏),传旨将琴山子粘好,找补漆了,另换绒口,仍用旧穗钦此(于九月 二十日太监祁□将黑漆琴一张收拾好持进去讫)」42 ;七月初二日「太监韩立来说, 太监胡世杰交旧漆琴一张(随玉枕足,少徽七个,不齐全)镶各色木琴一张(随玉枕足 不齐全)泡速香琴一张(随玉枕足,少徽六个,随红穗不齐全,各随锦囊一件),传旨 有不齐全处着收拾,钦此(于九月二十一日太监韩立将收拾得琴三张持去讫) 43 ;七 月初三日交来「旧里漆琴一张(随紫檀木枕足,香色穗,锦囊,琴不齐全)」44;七月 十三日交来「黑漆琴三张、铁黎木琴一张」。45 据档案记载,仅六七两月便有大量的古 琴进入宫廷。

同时还有一些琴被带往盛京或香山。七月十三日交填漆琴匣四件(内各盛琴)传旨着交 内务府大臣着人带往盛京 46。十一月初一将琴三张送往香山 47。


除古琴外,各类琴的附件也在此时频繁地打造。乾隆十年七月十四日交各式旧琴囊四件 48,六月二十日向造办处要琴弦二十五副 49,六月二十六日着打月白回头琴穗二十四副, 黑漆硬琴套二件 50。七月一日交黄回头琴穗一件 51。六月二十八日传旨造办处查足做琴 套二十四件一色锦送进呈览 52,同样是六月二十八日,交来各色锦琴囊二十六件,各色 旧琴囊二十六件,传旨将各色锦琴囊面子拆下交秘殿珠林做壳面包,里子做新做琴囊 二十四件的里子 53。

甚至有将铜琴毁掉做铜用的记载,六月二十九日交铜琴一张,传旨将徽起下,送进其琴, 交佛保毁铜用 54。


除了鉴琴、制琴活动迎来高潮外,乾隆十年还有一项颇为重要的工作,那就是「绘制 古琴图谱」。七月初五日:


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琴二十四张着造办处画小样呈览,其抽小尺寸问庄亲 王,有定规,钦此。于本月初一日司库白世秀将画得抽小琴纸样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 奉旨着向懋勤殿要册页看,按册页上大小抽小画样呈览,钦此。 55

七月十六日档案载:

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太音正希琴谱一册,传旨着按名色将琴画上,先画样呈 览,准时再画,钦此。于本月二十日司库白世秀将画得七分之一琴样持进,交太监胡 世杰呈览,奉旨,准用七分之一,用水墨画,其琴傍着张若霭写,绘图依琴体用七分 之一字样,钦此。于九月二十四日司库白世秀将画得琴谱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 奉旨照样再做一本,着张若霭写、余省画。钦此。 56


综上所述,补桐书屋对于乾隆帝而言不仅仅是一处书房那么简单。他为此处书房 亲自起名、题写匾额、装饰装修、制作古琴。在乾隆朝六十余年的时间里,乾隆帝仅仅为他父亲雍正帝最爱的两张琴「鸣凤」 与「洞天仙籁」 做过一个专门的 存放地点—琴德簃。为乾隆朝本朝制作古琴庋藏一处的做法仅补桐书屋一例。


补桐书屋四琴制作的时间与乾隆朝鉴琴、修琴、斲琴的高潮时段相吻合,因而可知, 这四张琴无论是工艺特点还是制作水平上都是乾隆朝优秀的代表作。补桐书屋也是乾隆时期皇家书屋的代表,对于了解清中期皇家书屋的营造思想有着重要的意义。


Comments


bottom of page